腰椎间盘突出症(Lumbar  discherniation,LDH)是常见的腰腿痛疾病。目前非手术疗法虽然很多,但安全而又有确切疗效的方法尚不多见,我们应用超声电导靶位透药治疗LDH取得了满意的效果,现报告如下。
1  临床资料
398例患者均症状突出、体证明显、就诊前均经过影像学(CT、CTM、MRI)检查证实为LDH。随机分成治疗组192例,其中男128例,女64例;年龄最大65岁,最小19岁,平均年龄40.5岁;病程最长3a,最短7d,平均18个月。其中L3-4突出5例,L4-5168例,L5-S119例。单纯一节段163例,二节段26例,三节段3例。单纯腰痛72例,单纯下肢痛麻36例,二者皆有80例,其中2例伴大小便功能障碍。对照组192例,其中男126例,女66例;年龄最大62岁,最小17岁,平均年龄40岁;病程最长3a,最短15d,平均16个月。其中L3-4突出7例,L4-5167例,L5-S117例。单纯一节段166例,二节段25例,三节段2例。单纯腰痛78例,单纯下肢痛麻35例,二者皆有79例,其中1例伴大小便功能障碍。两组年龄、病情对比均无明显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
2 治疗方法
治疗组:采用北京诺亚同舟医疗技术有限公司提供的超声电导仪及超声电导凝胶贴片于患者椎间两侧向椎体方向,进行药物透入。透入药物选择曲安缩松混悬液和利多卡因。操作方法:患者取俯卧位、或坐位,将贴片先固定在仪器的治疗发射头内,取备制好的曲安缩松混悬液20mg、利多卡因20 mg 共2ml溶液分别加入到两个耦合凝胶片上,再将贴片连同治疗发射头一起固定在患者的病变椎体两侧,启动治疗键,治疗30分钟。一日一次,7~10天为一个疗程。间歇三天,进行第二个疗程。对照组:应用常规按摩、牵引每天一次7~10天为一疗程,间歇三天,进行第二个疗程。配合2%利多卡因2ml和曲安缩松混悬液20mg进行硬膜外封闭,每周1~2次,3~6次为一个疗程。
3 疗效分析
3.1 观察指标 所有病例按临床资料综合评分法[12],两组对病情进行治疗前、治疗2个疗程后进行比较综合评比,所得资料进行统计学分析(P<0.05),结果见表一。
 
 
表一  治疗前及治疗2个疗程后临床资料综合评分比较
评分时间                 分值         对照组        P
治疗前                   18.4         18.2         >0.05
治疗2个疗程后                6.7         12.8         <0.05
 
 
 
 
3.2疗效标准  治愈:症状、体征完全消失,直腿抬高试验850,恢复原工作;显效:症状大部分消失,直腿抬高试验700,,可恢复原工作,劳累后有轻度不适;好转:症状部分消失,,直腿抬高试验较治疗前有较大改善,尚不能参加工作;无效:症状体征无明显改善。经统计结果:治疗组在总治愈率61.98%,总有效率93.75%均优于对照组(P<0.05)见表二。
 
表二   治疗两个疗程后疗效分析
组别     总例数    治愈   显效   好转   无效   总治愈率   总有效率
治疗组    192      119    54     9     10      61.98%     94.79%
对照组    192       71    53    22     46      36.97%     76.04%
P<0.05
4   讨论
目前对LDH导致神经症状的机理仍存在着许多争议,但被大多数接受的有机械压迫学说、化学性神经根炎学说、自家免疫学说。公认的LDH主要病理改变是由于椎间盘突出发生后引起神经根、硬脊膜及周围组织发生的水肿、粘连、纤维化、钙化及神经根变性[1],这些改变可以在LDH发生后的各个节段相继出现,并引起相应的临床症状大多不是突出物直接压迫神经根引起,研究发现许多情况下突出物已还纳,但临床表现无明显减轻[2]。因此针对以上病理改变进行非手术治疗就显得尤为重要。
但常规的非手术治疗收效不甚理想。适应症的选择不当还可能出现一些副作用。超声电导技术经皮靶位透药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可以将药物透过皮肤进入病变组织,在病变组织形成高浓度药物浸润,在病变局部发挥抗炎、减少炎性渗出、水肿,减轻粘连等功能;利多卡因对神经根的阻滞可使局部组织松弛,产生止痛作用,可迅速解除神经周围组织痉挛,消除水肿、粘连,使纤维化的组织恢复弹性,以利于变性的神经根得以恢复。超声电导仪是电致孔技术、超声空化技术的综合应用,产生促进药物透皮的叠加作用,它给药速度快,在深部组织和脏器的药物浓度比口服和静脉投药法的浓度还高[34]。这种给药方法具有避免药物在肝脏的“首过效应”和胃肠道的降解破坏、减少血药浓度的峰谷变化、减少个体差异和毒副作用等优点,是对传统给药观念的重大突破[5]。另此方法操作简单,无痛苦,无创伤,无毒副作用,起效快,是非手术治疗LDH的一种安全、有效的新方法。
 
1. 杨连发、李子容等. 腰椎间盘突出症手术治疗预测因素. 中国脊柱脊椎杂志  2000,10(1):18-21
2. 徐卫生、司春明等. 经皮切吸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远期疗效下降原因探讨,骨与关节损伤杂志 2000.15(1);95
3. Schlafer O, Sievers M, Klotzbucher H, Onyeche TI. Improvement of biological activity by low energy ultrasound assisted bioreactors. Ultrasonics 2000 Mar;38(1-8):711-6.
4. Keyhani K, Guzman HR, Parsons A, Lewis TN, Intracellular drug delivery using low-frequency ultrasound: quantification of molecular uptake and cell viability. Prausnitz MR. Pharm Res 2001 Nov;18(11):1514-20
5. Rediske AM, Roeder BL, Brown MK, Nelson JL, Robison RL, Draper DO, Schaalje GB, Robison RA, Pitt WG. Ultrasonic enhancement of antibiotic action on Escherichia coli biofilms: an in vivo model. Antimicrob Agents Chemother 1999 May;43(5):1211-4

超声电导靶位透药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近期疗效观察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